9号彩票
海峨旋挖机、广东海峨(在线咨询)、海峨旋挖机电话
海峨旋挖机、广东海峨(在线咨询)、海峨旋挖机电话

佛山市海峨桩工机械有限公司

经营模式:生产加工

地址:佛山市南海区狮山科技东路

主营:旋挖机,旋挖钻机,打桩机,海峨桩工

业务热线:0757-8838200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产品详情 联系方式
产品品牌:广东海峨
供货总量:不限
价格说明:议定
包装说明:不限
物流说明:货运及物流
交货说明:按订单
有效期至:长期有效
王思聪投资版图曝光:花爸爸5亿变50亿


王思聪,又称“首富之子”、“国民老公”,在《2017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中,29岁王思聪排名第17。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王思聪投资版图曝光,花爸爸5亿变50亿打造了自己的商业王国!

 

 

据了解,王思聪“学成归国”之后,并没有选择“子承父业”去接手一些万达的生意,在万达里仅以董事身份示人。

直到他在社交网络上大火后,众多万达高管才得以识得“太子爷”的庐山真面目。

对于接班万达这个话题,业内一直有一个传闻,就是王思聪向王健林表示并不愿意现在就接手万达,想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于是王健林给他5个亿练手,让他在外面闯一闯,失败了就要乖乖回万达上班。

不过,当着记者的面,王思聪曾直接否认了有5亿元的说法。

他表示王健林每次都是500万元、1000万元这样的额度来“曾资”,并没有一次性向他支付5亿元成立一个所谓的“创业基经”,而他在投资乃至日后的创业过程,也是谨小慎微地看项目、做运营。

王思聪旗下普思资本的投资成绩斐然。

普思资本2009年注册,投资规模已超过30亿元人明币,目前已投资34个项目。

其中,云游控股于2013年10月在香港上市;乐逗游戏于2014年8月在美国上市;GDC在2014年9月被华谊兄弟收购;先导股份在2015年5月在创业板上市;Dexter于2015年12月在韩国KOSDAQ上市;九好集团在2015年12月借壳鞍重股份;英雄互娱成功在新三板挂牌。

在主体投资电竞和直播行业以外,王思聪还涉足新能源、本地生活O2O(如大众点评)、体育(乐视体育)、殡葬业(福寿园)、大数据(Palantir,海峨旋挖机电话,全球岭先的数据分析公司之一)、园林绿化企业(棕榈园林)等领域。

抛开目前仍深陷舆论漩涡之中的乐视体育外,王思聪所主导投资的重大项目几乎没有失手的案例,这种成功率在国内创投圈并不多见。

除了泛娱乐这个王思聪非常熟悉的领域外,其他领域均以投资行业为代名词的公司为主,IPO或者被上市公司并购的概率极高,投资标准主要看该公司所处的行业是否有可发展性。

“能够打败我们的,可能只有那个行业大环境不好了,失手的乐视体育其实可以说是体育产业出现了一些泡沫。”

有普思资本的内部人士说,“其实在贾跃亭没出事之前,媒体还说我们投资了独角兽,目前来看乐视体育还是有转机的,现在评价成败还有点早。”

(王思聪投资版图曝光:王思聪花爸爸5亿变50亿咋回事?)

王思聪投资版图曝光:利用“朋友圈” 的价值

王思聪在普思资本的上海公司里有一个几十平米的大办公室,但他本人极少来办公,整个办公室的装修风格倒是让人想起一些公司的茶水间。

对于他在商业层面给人留下的印象,不少直接接触过他的人以“网络上的嘻哈只是表面”、“他是一个商业嗅觉极其敏锐的年轻人”、“首富之子并非纨绔子弟”来形容。

“我一直觉得他只是在网络上瞎折腾,没想到一些商业判断还真的挺有一套,反倒是给我很多新启发。”某位明星经济人对记者发出这样的感慨。

背靠万达集团和王健林,王思聪在资本圈内可以盘活的资源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他的一举一动更容易得到外界的重视,也更容易令人信服,这让他在投资这个需要趋势判断的领域快人一步。

王思聪对于自己“朋友圈”的价值也有着清晰的认识,通过自身的曝光度与知名度,试图将资本圈、娱乐圈、游戏圈的人与资源进行整合。

2014年,当乐逗游戏奔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准备工作已经结束,常人看来再无机会,王思聪却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乐逗游戏的创始人陈湘宇,表明希望加入。

据说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仅仅经过一个晚上,陈湘宇便愉快地从自己手上拿出1.3% 股份出让给王思聪。

两年之后,王思聪准备对陈湘宇“投桃报李”,去年春节期间,万达影视募集100亿元资金,份额遭到疯抢,当时估值为350亿元,紧接着万达院线停牌。

直至去年5月13日,万达院线终于宣布了资产收购计划,全资收购万达影视,海峨旋挖机,估值为375亿元。而乐逗游戏低调地参与了这个轰动去年夏天的资本运做案,只是万达方面最终主动叫停。

对于中止原因,万达院线的解释为,“由于本次交易预案公告后证券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交易各方认为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条件尚不够成熟。经审慎研究,为切实维护全体股东利益,交易各方经协商一致,决定中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尽管乐逗入股万达院线一事暂时中止,但王思聪与陈湘宇的故事还在继续,对于自己非常熟悉的电竞领域,王思聪曾一度极力说服陈湘宇加入。

(王思聪投资版图曝光:王思聪花爸爸5亿变50亿咋回事?)

王思聪投资版图曝光:一个十亿元的堵局

2015年英雄联盟4周年表演赛上,周杰伦与王思聪对决。几个小时的直播刷爆各大娱乐新闻以及社交网站头条,哪怕从来不玩游戏的粉丝,这天也不知不觉接受了长达数小时或数天的电竞传播,成为电竞游戏产业的一环——观众群体为电竞直播平台创造流量,进而创造了版权、广告赞助等价值。

就在这场对决的前一晚,王思聪高调在微博宣布,即将出任视频直播平台熊猫TV的CEO。他同时透露,熊猫TV直播平台即将上线。

前WCA组委会新闻发言人茅侃侃认为:“熊猫TV可能会和乐视一样成为经典案例,因为王思聪拥有资源和战队,有乐视体育、万达院线以及一系列隐藏的资源。

在电竞这个领域,他可以把直播平台作为一个聚合口,所谓的电竞生态概念。我觉得熊猫TV绝不仅仅是直播,海峨旋挖机售后,直播不过是一个入口或出口。”

不过,与投资项目相比,企业经营需要一些更“接地气”的实操能力,并不是简单拼凑资源就可以完成的数学题。

2015年11月27日,王思聪组建的香蕉计划公司趁热打铁,正式获得《英雄联盟》国内赛事LPL2016年的承办权,为此他不惜重金挖来多名行业赛事执行方面的领军人物。

LPL赛事是最为定级的IP,一个成立不到半年的公司能够说服腾讯与拳头游戏,一方面证明王思聪在电竞圈内的资源与个人魅力,另一方面也暴露了王思聪企图通过个人资源让公司迅速扩大市场占有率的规划,有些急躁与冒进。

LPL的2016年春季赛直播屡屡暂停,香蕉计划公司也因此被粉丝质疑。王思聪亲自上阵指挥的弟一个项目就遭遇“闭门羹”,他选择了直接在网络上与质疑者“对喷”,声称“一切都是拳头游戏的锅”。

之后,由王思聪倾力打造的视频节目《Hello女神》又出问题,这档节目并没有得到品牌商的青睐,观众只是因为王思聪的加持在节目开播时关注了一下而已,后期收视率不佳。

面对项目进展不顺所带来的压力,王思聪对下属说出:“干不好都滚蛋!”此话一出,在随后数周内便开始有熊猫TV以及香蕉计划的部分管理层向王思聪递交辞呈,理由也是相当的直白与简单,就是王思聪的控制欲太强,并没有进行合理的分工与授权。

有离职人员坦言,“钱和待遇是没得说,但是压力非常大。”

经历了《Hello女神》项目后,海峨旋挖机在哪里,王思聪似乎意识到公司结构治理的重要性,在经营中陆续务实起来,开始重整熊猫TV以及香蕉计划的管理层,并逐步放权优化结构。

据接近熊猫TV的人士透露,王思聪将熊猫TV的具体事务交给职业经理人来打理,自己更多是站在核心股东的角度来看待公司业务,只有在公司需要资本支持时才挺身而出。

在直播领域,除了YY、虎牙以及陌陌之外,其他平台几乎都是亏损状态,依靠投融资来“烧钱”,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去年,整个直播行业存在大大小小数百家公司。

到了今年,整个直播行业急转直下,映客卖身给公光公司宣亚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曾经被资本热炒的行业冷淡下来。

在这种关键时刻,王思聪以个人名义为熊猫TV做但保,并以每年为投资方支付10%利息的代价才让融资款项顺利到达。

5月底,熊猫直播宣布获得由兴业证券兴证资本领投,汉富资本、沃肯资本、光源资本等5家跟投的10亿元B轮融资。以10亿元融资额计算,王思聪个人每年要向投资方支付1亿元的利息。

有业内人士称,“王思聪现在就是在堵博,堵这一两年内直播平台完成整合,几家大公司开始盈利。”








直面隐忧中国人工智能企业机会何在

今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迎来新一波高潮,犹如枝繁叶茂的大树渗透到各行业的蓝天之中,跃跃欲试服务于众多领域。有人欢呼,人工智能商业应用元年已经到来。

2018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另一趋势是大额融资频发。

清华大学近日发布的《中国AI发展报告2018》显示,自2013年以来,全球和中国人工智能行业投融资规模都呈上涨趋势。2017年全球人工智能投融资总规模达395亿美元,融资事件1208笔,其中中国的投融资总额达到277.1亿美元,融资事件369笔。中国AI企业融资总额占全球融资总额的70%,融资笔数达31%。

在业界看来,投融资的热情不减,主要是看中人工智能与各行业结合的广阔前景。

然而,有业内人士近日指出,目前国内跟人工智能有关的公司大概有四千多家,但是能够得到投资人青睐或关注,并且愿意投资的,大概不到三分之一。如果没有后续资金投入,很多初创企业有可能难以生存下去。由于人工智能产生收益的时间存在不确定性,巨大繁荣的背后存在隐忧。

那么,什么才是人工智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如何才能站稳脚跟而不被市场淘汰?直面隐忧,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的机会何在?

隐忧一:发展结构“头重脚轻”

重点突破基础领域,建立自己的生态体系

早在2015年,谷歌开放其内部使用的机器学习软件TensorFlow源代码,脸书、亚马逊和微软也纷纷发布其工程师用于机器学习的开源软件。似乎AI进入了“免费原材料”时代,人人都可以顺手取材。但是,“国外的开源布局对于我国AI行业发展而言,埋藏着巨大隐患。”远望智库人工智能事业部部长、图灵机器人首席战略官谭茗洲指出。

谭茗洲告诉记者:“开源模式会引导技术方向、路线图,形成开源生态,创造商业模式,这些由发起开源项目的核心利益者掌控,不仅控制行业上层的应用,还控制底层的生态,构建了整个帝国,掌控极大的权利。因此,开源虽是开放的资源,但现在免费并不代表未来不会收费和控制。如安卓系统是一种开源手机操作系统及应用开发平台,而谷歌实际上主导着整个生态的发展。”

谭茗洲认为,若我国企业今后过度依赖目前的AI开源平台,采用大量现成的源代码,仿佛在起跑线上丧失优势,创新及工艺再精深,也是在人家的体系中做零部件的更新改造。“如同温水煮青蛙,今后可能会给行业带来很大影响。这将是醉大的隐忧。”他说。

赛迪研究院公布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展望》提出,由于我国人工智能产业重应用技术、轻基础理论,底层技术积累薄弱,存在“头重脚轻”的结构不均衡问题,使我国人工智能产业犹如建立在沙滩上的城堡,根基不稳。基层技术积累薄弱使人工智能核心环节受制于人,阻碍重大科技创新,不利于国内企业参与国际竞争。

那么,建立我国自己的AI生态体系,还有机会吗?“当然,”谭茗洲斩钉截铁地答道,“在时间上还来得及,因为国外也才刚刚发展。从国家层面洞悉AI发展态势,重点突破基础领域,针对人工智能底层技术,加强对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底层算法模型的深入研究,并积极布局影响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前沿基础理论研究。现在国内也有一些小团队在做相关开发项目,有一定潜质,而且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应用开发者、非常多的应用场景、大体量的市场、蓬勃的创新创业环境等,这些都是国外比不了的。”

据了解,科技部指导下的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已联合深圳鹏城实验室于7月在深圳启动了中国自己的“启智开源开放平台(OpenI)”的建设。

隐忧二:商业应用路径不明确

瞄准市场需求,实现落地是关键

据亿欧智库《2018中国智能商业落地研究报告》统计,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获得累计融资超过500亿元,但商业落地百强创业公司累计收入不足100亿元,90%以上人工智能企业亏损。不少业内人士担心,国内人工智能领域存在巨大泡沫,或将迎来一波倒闭潮。

《2018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展望》提出,我国人工智能产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商业化应用路径尚不明确,商业落地痛点突出,致使近期实际商业价值变现难度较大。

谭茗洲指出,“对初创企业而言,人工智能有门槛,创业成本较高。因此,建议企业不要太盲目,要尽快找准发力方向,而AI项目商业应用场景的落地是其成败与否的关键,快速积累核心技术优势,打造商业模式,才能做出真正有市场需求的产品,产生现金流。这也有助于人工智能行业回归理性”。

“未来产品形态应能把智能交互和后面的服务及产品联系在一起。”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联合秘书长、科大讯飞副总裁兼AI研究院联席院长李世鹏分析,亚马逊成功通过智能音箱将人工智能引入美国家庭的方式值得借鉴,我们需要有亚马逊这样既卖服务又卖产品和内容的企业。

据《2017年中美人工智能创投现状与趋势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智能机器人与无人机相关技术创业最为火爆;其次为语义分析、语音识别、聊天机器人等自然语言系列技术;然后是人脸识别、视频/监控、自动驾驶、图像识别等计算机视觉系列技术;另外,情感计算包含心理学、语义、视觉、环境感知等多种复杂应用的技术也在慢慢成长。

李世鹏表示,人工智能包括算法、数据和处理能力。从投资角度首要看数据,BAT、微软、苹果、脸书在很多领域已占先机,想去撼动它们经过十几年积累的数据并不容易。所以,对于初创公司,没有多少资源去做范围太广、体量太大的事情,其成败的关键在于能否有渠道获得海量独特的数据,并通过这些数据为用户提供新的价值,比如大幅提高传统行业的生产力。

隐忧三:专业人才成稀缺资源

加快AI及相关学科布局,培养跨学科人才

“目前,人工智能醉大痛点之一是人才难得,AI被炒得很热,稍微懂点算法的人一出来就能收到很多Offer,身价水涨船高。”李世鹏表示。

《2017年中美人工智能创投现状与趋势研究报告》指出,目前中国人工智能的人才培养已成为一个关键问题,人才缺失可能会对未来AI产业发展产生牵制作用。美国国家科技委圆会发布的2017年人工智能全球大学排名中,前50名均位于欧美地区,我国大学无一上榜。此外,国内缺乏人工智能与传统行业的跨界人才,不利于AI在各垂直行业应用推广。

据业内对中美AI人才分析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共有592家人工智能公司,拥有员工约39200名。相比之下,美国人才数量是我国两倍。据领英数据显示,我国从业经验10年以上的AI人才比例不足40%,而美国这一比例超过70%;美国人工智能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的人才数量占比分别为22.7%、37.4%和39.9%,而中国为3.3%、34.9%和61.8%。

李世鹏建议,我国需加快人工智能及相关学科布局,高校加强学科建设,依托现有人工智能相关学科,培养跨学科人才,并鼓励高校、科研院所加大与人工智能企业、国外高校及相关机构的合作力度,打造多种形式人才培养平台;针对人工智能芯片、基础算法模型等重点领域,充分利用现有各类人才计划,并设立专门通道和定向优惠政策,加大对国际顶吉科学家和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力,加快人才引进效率,扩大人才引进规模;重视培养贯通人工智能基础理论、软硬件技术、市场产品及垂直领域应用的纵向跨界人才,以及兼顾人工智能与经济、社会和法律等横向跨界人才,以及兼顾人工智能与经济、社会和法律等横向跨界人才。




小型旋挖钻机(图),海峨旋挖机售后,海峨旋挖机由佛山市海峨桩工机械有限公司提供。佛山市海峨桩工机械有限公司(www.xuanwaji.com.cn)坚持“以人为本”的企业理念,拥有一支专业的员工队伍,力求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回馈社会,并欢迎广大新老客户光临惠顾,真诚合作、共创美好未来。广东海峨——您可信赖的朋友,公司地址:佛山市南海区狮山科技东路,联系人:王经理。

王经理先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手机:18988512904

佛山市海峨桩工机械有限公司

地址:佛山市南海区狮山科技东路
电话:0757-88382001
传真:0757-88382001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